从机构抱团持股到退市谢幕,这家公司有一段令人唏嘘的过往……

文章正文
发布时间:2018-07-11 07:42

从机构抱团持股到退市谢幕,这家公司有一段令人唏嘘的过往……

2018-07-12 03:06来源:上海证券报官方公司

原标题:从机构抱团持股到退市谢幕,这家公司有一段令人唏嘘的过往……

在严格执行退市制度的A股市场中,退市昆机、退市吉恩已走到尽头。昨日,两公司同时完成了各自在A股市场的“谢幕表演”,在退市整理期的最后一日,分别以1.47元/股和1.38元/股的收盘价,留下最后一个背影。

相较于同为国企身份退市的长油,昆机和吉恩的退市整理期并不那么富有戏剧色彩。一方面,退市机制运行的常态化,让退市整理期的股价相对平稳;另一方面,无论就话题性还是典型性而言,这两家公司都无法同“央企退市第一股”的长油相比较。

不同的退市公司,背后的退市故事却一样令人唏嘘。长油的退市可作为航运业在周期高点盲目扩张的缩影,而退市吉恩则是栽在了海外大肆“抄底”时的过于自信。这家定增市场曾经的红人,一度广受基金青睐,曾因手握4倍于国内镍储量资源而被券商研报大加赞美。然而,一朝跌落神坛,便遭市场抛弃。

豪赌:急速大举“抄底”

退市吉恩为何会走上这条不归路?悲剧皆因“抄底”。

“吉恩镍业”的海外扩张始于2009年,彼时曾被公司看作绝佳的抄底时机。“2009年,公司要抓住低成本介入资源的最佳时机,进一步加大矿产资源整合力度,通过资本运营加强和扩大国内外矿产资源开发合作,拓展资源市场,解决今天问题,创造明天空间。”这是2008年吉恩镍业披露的新年发展计划。当时,镍价大幅下跌,公司业绩下滑70%以上。但乐观的公司深感这是形势赋予的良好机会,并在2009年开始马不停蹄地开展海外收购。

以“拳头项目”之一的加拿大皇家矿业为例,收购价合计1.485亿加元,折合人民币约9.425亿元,收购资金主要源于自有资金及银行贷款。

据公司测算,截至2009年3月底,账面货币资金为14.86亿元,而且公司称跟踪项目近一年时间,已做了必要的资金准备。当时,公司的资产负债率仅为47%,若本次收购成功,公司只需再增加5亿元左右银行借款,资产负债率上升至52%左右;如若2009年公司定增再融资成功,则资产负债率又将降至44%左右,这是一个非常理想的数字。

仅2009年一年,公司就要约收购了皇家矿业,控股加拿大Liberty Mines Inc.公司,成为加拿大Victory Nickel Inc.公司和澳大利亚Metallica Minerals Ltd.公司的第一大股东,获得境外权益镍金属储量逾40万吨。

同时铺开多个项目,且此前并无海外经营矿产资源的经验,给日后危机爆发埋下了隐患。

而当时,野心已被海外收购激活的公司还瞄准了其他项目。2011年,公司股东大会通过定增方案,将募资不超过60亿元,全部投向“印尼红土矿冶炼(低镍锍)项目”。尽管2013年5月该方案被证监会否决,但公司的“胃口”可见一斑。

轻敌:“暂时的”困难

当时的吉恩镍业意气风发,出入公司股东榜的都是抱团的基金,一切似乎很顺利。然而,就在公司不断加码海外项目的过程中,问题已经出现,但公司只将之视为暂时的、可以克服的困难。

自打涉足海外项目后,公司自身经营业绩持续下滑,2009年至2011年,净利润分别较上年下滑48%、6%、70%;其中,2011年公司年报还被出具带解释性说明的无保留意见。2012年,公司开始出现亏损。不断的投入让资产负债率大幅上升,从2009年末的55.43%飙升至2012年底的接近82%,远高于同类上市公司。同时,截至2012年底,公司流动负债达到101亿元,远超出流动资产54亿元,营运资本为-47亿元,已引起年报审计机构的关注。

但公司还是认为,这只是暂时的问题。“由于公司收购、投资建设的境外项目目前处于建设阶段,大部分资金来源于银行短期借款,导致营运资本短期内为负数,这是暂时的。随着皇家矿业Nunavik镍矿等项目的建成投产,公司的盈利能力和流动比率等财务指标将大幅改善。”公司在2012年年报中如此表示。

改善的方法是用一场巨额定增来“豪赌”未来。在2013年5月定增方案被否后,2013年底,公司再度推出了60亿元定增方案,这一次,巨额募资不再是投向新项目,而是用于偿还银行及其他机构借款。正是这次定增的参与方,见证且经历了吉恩镍业退市风险的全面爆发。这次定增也大幅稀释了公司大股东昊融集团的控制力,其持股比例由54%降到27%左右。这被认为是导致公司退市的深层次原因之一。

而在当时,公司依然手握着“资源版图”憧憬未来,期待皇家矿业成为“造血机器”。“经过过去几年的努力,公司已经实现了资源战略目标。目前在境外拥有权益镍金属储量达到60余万吨,是公司国内镍金属储量的4倍多,在加拿大拥有面积超过3000平方公里的探矿区域。”公司在年报中直言,2009年以来公司始终处于投资的“建设期”,目前“建设期”基本结束,即将进入投资的“回报期”。

当时,各方对皇家矿业的潜质不吝赞美之词。2014年3月,皇家矿业Nunavik铜镍矿项目正式投产,获不少券商看好,在一份研究报告中,尽管公司2014年上半年仅实现净利润384万元,但研究员还是首次给予公司“买入”评级,称考虑到成长性及镍价上涨,给予目标价18.65元/股,对应2015年100倍PE。

溃败:走向退市谁之过

“建设期”要比预想的漫长,而“收获期”始终未曾到来。2014年,公司亏损5.4亿元,皇家矿业成为了拖累。将90%资产投注于皇家矿业的境外子公司吉恩国际,除了在2014年皇家矿业投产当年略有盈利外,到2015年亏损已超过9亿元。

后来的事情已为市场熟知。2015年,公司筹划重组失利,同时曝出巨亏,因连续两年亏损被实施*ST。2016年,危机进一步扩大。公司先后曝出大股东所持股份被轮候冻结,董事长吴术涉嫌单位行贿被立案侦查等消息,同时,贷款出现大面积逾期。

当年10月,公司停牌自救且在2017年初重组失败复牌,并预告2016年全年继续亏损,参与2014年定增的3家基金面临所持股票尚未解禁就遭暂停上市的境遇。至此,吉恩镍业以一种突然爆发的方式,让市场接收到了公司已经站到退市悬崖边上的信号,且此后再也无力回天。

回顾吉恩退市历程,似乎每一步都不足以致命,但又步步深陷难以自拔,最后让公司跌入退市深渊。表面上,公司海外资产的高占比、高投入、高举债,与迟迟未能贡献利润并不匹配,是其退市的原因。进一步看,吉恩镍业2009年至今的十年发展历程中,其实也有机会及时收缩战线“止损”,但不知是决策失误还是管理层大意,都选择放任海外资产继续“消耗”公司的资源。

而且,当年所谓的“抄底价”究竟是否合理,价格是否足够便宜,其实也无足够的论据支撑。同时,为筹资引入外部股东,大股东在整个过程中的话语权不断削弱,最后显得力不从心。

从一家明星企业变成退市典型,吉恩镍业的境况足以作为投资警示。7月13日,公司股票将被摘牌,但从退市整理期的走势看,或许还会有人赌其重新上市而萌生 “捡便宜”之心,就像当年的吉恩镍业。

编辑:孙放

多只退市股“末路狂奔”,游资前赴后继,搏傻还是火中取栗?

注意这些公司,不能按时披露年报,最坏结果是退市

版权声明

上海证券报微信保留本文的所有权利,未经书面授权,任何人不得转载、编辑、重新发布,否则将被依法追究法律责任;联系我们:021-38967805。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责任编辑:

声明: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,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,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。

阅读 ()

文章评论
—— 标签 ——
首页
评论
分享
Top